快马加盟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教育培训 > 文章专区
“魔鬼”互动——这里有高考师生直播真相
  • 更新时间: 2020-03-16
  • 编辑:小A
  • 来源:互联网
  • 浏览量:2584

线上教学是特殊时期的一种特殊方式,没有一个老师会在意工作量的事情。

2月6日上午,银川市实验中学的王秀琴老师,打开自己家里的电脑和摄像头,登录北京四中网校的爱学平台,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直播授课。

王秀琴是银川市实验中学的一位高三历史老师,同时也是历史教研组组长,今年50岁,拥有28年从教经验。在此之前,王秀琴已经习惯了三尺讲台,虽然平时备课也会做网络课件和白板教学,但对于远程直播教学,还是头一回接触,“会感觉到一点小紧张”,王老师坦言。

“同学们能听到我的声音的话,在公屏上扣1”。

但等了好久,王秀琴也没有看到公屏上的1,她有点慌了神,赶紧在班级微信群里询问,过了好一会,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候课的页面,但没有点击“上课”。 

王秀琴在“爱学平台”上进行第一节直播授课

“历史学科近几年的高考题越来越活了,光靠死记硬背肯定不行了”,所以高三第一堂直播复习课,她琢磨着把历史学科的五大核心素养,还有唯物史观下的多元化史观等知识点都挪到一起,结合近年的高考题,给学生梳理一下,哪些是在高考考场必须考到和运用到的。“把一个知识点反复提炼、强调、练习,希望学生能够更好的吸收和巩固”。

谈到第一次直播课出现的小状况,王秀琴有些哭笑不得,“当时对于平台操作,有些地方还不太熟练,课下还好,直播时就会紧张,有点手无足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第一次直播课上完后,感觉还不错。”

1

每一天都面临新挑战

疫情发生后,教育部发文延期开学,并鼓励利用网络平台开展“停课不停学”,中小学、高校、校外培训机构以及线上教育企业都立即响应,以最快速度转战线上授课。

银川市实验中学是一所艺术特色见长的普通高中,每个年级都有4百名艺术专业的学生,可以说80%的学生都属于艺术考生,这些学生除了要参加高考外,还要参加艺术专业的联考和校考。“他们的文化课高考总复习主要就是靠这一个学期。但是由于目前的延期开学,这批考生的文化课高考总复习不能如期开展,家长和学生都非常焦急。”银川市实验中学副校长曹丹辉很是担心。

高考只剩下100多天倒数,高三是最耽误不起的一个年级,开展线上教学迫在眉睫。

疫情期间内外部免费提供的在线教学平台不少,怎么选?选哪个?是摆在校长和老师们眼前的首个难题。

银川市实验中学在对市面上的各大在线教学平台经过调查和研究之后,最后选择了北京四中网校银川分校的“爱学平台”。“因为北京四中网校知名度较高,运行时间长,相对成熟,还有就是,我们经过比对,发现北京四中网校跟其他单纯做直播教学的平台相比,交互性更强,教师上课情况、学生在线情况、作业完成情况都有完善的数据统计,更有利于学生学习效果的检验和督促,除此之外还拥有丰富的教学资源,可以为老师教学提供辅助”。

时间不等人,敲定合作之后,双方便迅速行动起来,为全校500多名高三学生线上开课做准备,加速进入高考冲刺跑中。

2月1号,北京四中网校的技术人员给银川市实验中学老师进行了统一的线上培训;2月3号开始试运行由老师录制微课或给学生推送学习资源的业务驱动式教学模式;2月6号,高三任课教师正式开通线上直播课。

但问题也随之接踵而来,在设备调试、试运行、正式直播这短短的几天内,对于银川市实验中学的师生们而言,可以说每一天都面临新挑战。

一开始,有些老师的家庭电脑老旧,不符合直播要求,有的硬件设备不全,如缺少耳麦、摄像头等。为此,银川市实验中学紧急采购了一部分设备,最快速度邮寄到老师家里,保障线上教学最基础的设备问题。

教学设备解决后,更大的难题来了。银川市实验中学共有150多个任课教师,老师们的年龄跨度大,计算机水平也参差不齐,虽然进行了培训,但仅仅两天的准备时间,很多老师对设备和系统的熟练度不够,尤其是有很多年龄偏大的老教师学起来非常吃力。

曹校长表示,在初期,设备的准备和调试是最集中爆发的难点,在正式开始实施线上教学后,老师和学生端网络状况的稳定又成为了最核心的困扰。

“像卡顿、登不进去,这种现象会随时会出现;直播过程中,老师一会课件打不开了,一会学生说没声音了,北京四中网校的技术人员都以最快的时间,给予支持和响应,确保每位老师提出的问题,都能被及时解决。技术人员几乎是全天24小时在线,一个一个手把手指导,甚至牺牲中午和晚上休息的时间,北京四中网校的这种敬业精神让我们非常感动。”

北京四中网校技术人员在微信群里解答老师遇到的问题

 

2

“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考虑到高三艺术专业学生的特殊性,需要给他们预留专业备考的时间,同时为了减少长时间盯着电子设备对学生眼睛的伤害,银川市实验中学提出了三个“相结合”的策略,即直播与录播相结合,线上教学与线下自主学习相结合,校内校外资源相结合。所以,教务处在课表上做了灵活的安排,早晨7:40~8:00是语文和英语早读时间,8:00~10:00之间安排两节直播课教学,10点以后是学生咨询和完成作业的时间,下午2:30~4:30安排两节直播课教学,其余是学生的自主学习时间。

一位政治老师正在直播上课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如何能够真正立足于线上教学的特点,增强教学的有效性,对教师备课、教学方法、策略选择的转变上,都提出来了更大的挑战。” 曹校长说道。

跟以前45分钟一堂课相比,线上课一节就是一个小时,一个老师要面对8个班,几百号人,教学互动的难度可想而知。

王秀琴坦言作为一个传统教师,突然一下子转到线上教学,确实会有些不适应,“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在传统课堂上,老师跟学生之间可以通过语言、表情、眼神、肢体进行实时交流,而远程教学就做不到了。在备课方面,直播比线下备课要付出更多的精力,比如要去精心琢磨用什么样的方式和语调能把这个难点凸显出来,而且还能把学生调动起来,让他愿意去听,包括课件和作业练习题都要进行再次处理,以适应线上教学的方式。“这是一个需要摸索的过程,我的同行们都在不断地学习和调整。”

一位高三教师正在备课

不过,王秀琴认为线上教学也有其优势所在。比如学习时间比较灵活,如果没有赶上直播课,学生可以看回放。另外,北京四中网校爱学平台也提供了丰富的互动功能,比如公屏上可以跟学生连麦让学生回答问题,学生有不懂的内容也可以在交流平台上直接提问,老师随时解答。还可以在线布置作业,老师规定答题时限,客观题学生提交后系统自动批改,主观题可以选择在对话框中直接输入或者拍照上传,老师批改完练习题后可以在讨论平台上进行统一答疑交流。

经过几天直播课的实践,年级组逐渐探索出一套全方位的线上线下配合体系。每天主讲老师下课后,把上课时学生体现的一些问题反馈到年级组微信群,群里各班的班主任通过微信电话跟家长沟通,去强调这个问题,及时反馈和督促;学生上课的作业和答疑,由各班任课老师在微信群进行;另外,任课老师会定期把老师的教学课件、学习资料等推送到教研组微信公众号上,供学生复习使用。包括各班安全状况的每月上报等情况,也都及时通过QQ群、微信群来进行。

老师通过各班微信群跟家长反馈交流

线上课堂毕竟是隔空教学,在老师看不到学生的状态下,如何保证教学效果呢?

王秀琴表示,一方面,老师需要多做准备,除了必须保证学生能够按时上线进入课堂签到听课之外,在课堂中要求学生做好笔记也是一个重要的途径;另一方面,家校合作空前重要,督促学生在家预习、听课、诵读、做笔记、完成作业等,都需要家长的配合。“如果家长上心的话,我觉得还是会有效果的。被督促得紧的孩子,课上的表现,作业完成情况总会好一些。”

一位高三学生一边听课一边做笔记

 

3

“没有一个老师会在意工作量的事情”

提到转战线上教学后对生活带来的改变时,王秀琴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早上起来吃完早餐,我就坐到电脑前一直到中午下课,然后准备中饭、继续上课,晚上吃完饭再趴回到电脑前,一坐就到晚上11点多了。”

“眼睛确实很累,我昨天晚上11点45关的电脑,热敷了一下没见好,后来让孩子找出了眼部按摩仪按摩了一会儿,才感觉好了点。”

王秀琴开玩笑地说,“我昨天跟我们另外一位老师沟通下一步的授课,那位老师说她这几天都没离开过电脑,今晚她家儿子吃的泡面,我说今晚可是正月十五,你就让你儿子吃泡面?然后她讲实在是没有时间做饭。”

对于工作量的增加,王秀琴并没有丝毫抱怨,“我们经常说医者仁心,其实师者父母心。线上教学是特殊时期的一种特殊方式。疫情当前,对于老师来讲,线上教学也是无奈下的一个职责所在。我觉得没有一个老师会去在意工作量的事情,可能会不适应,可能会有压力和担心,但真的身在其中,必须要去做这些事情的话,我身边的每一位老师都会积极主动地去学,大家都在努力去做自己该做的和能做的事。”

目前,银川市实验中学的高一高二年级,也已经陆续开展了在线直播教学,保证学生在停课期间不落下学习进度。

4

北京四中网校平台服务量十倍暴增

“我们在跟时间赛跑”

北京四中网校校长黄向伟对雷锋网形容这几天的感觉,“跟度日如年似的”。

疫情以来,北京四中网校决定免费向全国初高中学校提供在线智慧教学云平台后,目前已有20多个省市,6000多所学校申请合作,而且学校数量每天都还在不断增加。

黄向伟表示现在的平台服务量是过去的十倍都不止,突然暴增的用户量,过去储备的网络资源远远无法满足需求,这给北京四中网校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最近所有的精力都在围绕用户的顺畅使用和扩充网络资源上。这个工作特别困难,因为现在提供网络资源的机构很多还没有复工,比如IDC服务器、交换机等想买都买不到”,硬件设备不到位的话,干着急也没有用,黄向伟只能想方设法借调、临时租用,硬着头皮去找各种渠道应急。

春节期间,北京四中网校的员工们都在连轴转,基本上是全天候在监控,工作量是以前的数倍。“这两天我们在跟时间赛跑,每个人都是睁眼在工作,闭眼工作还没结束,有时候做梦都在工作”,黄向伟也很担心员工们这种工作状态会透支身体。

不过,黄向伟表示,此次疫情也并不完全是坏事。对从事在线教育的所有机构来说,或许是一次机遇。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往往最能考验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质量,还有对企业协同办公的效率也是一个锻炼的机会。从老师和学生角度来讲,可以让更多老师掌握在线教学的方法和能力,学生也能养成在线学习的习惯。对于教育行业从业者来说,经此一“疫”,在线教育行业或许会迎来大爆发,一些纯线下的机构未来可能会考虑线上线下相混合的教学模式。

银川市实验中学只是此次疫情期间万千学校探索线上教学的一个缩影,令我们欣喜的是,互联网科技,正在一点一点改变着传统教育的方式。